企业大全
当前位置 :主页 > 企业大全 >

还要学西打

来源:http://www.88astro.cn 作者:铁算盘包六肖稳赚,王中王高手论坛,现场语音报码 发表时间 : 2018-10-08 19:09 浏览 :

陈佐辉:我认为,所有人在有可能的情况下都应该接触民族乐器,不仅是技能的锻炼,更主要是了解音乐作品以及背后的文化精髓。音乐天赋好的孩子遇到好的老师,有好的平台,也有可能成为音乐家。但不要要求小孩学古筝一定要考专业学院,不要按专业的要求来要求孩子。一定要拿到第一名,一定要上台表演,这是一种浅薄的思维方式。

中央音乐学院王建华的《夜深沉》,是由大鼓独奏京胡伴奏乐队协奏,大鼓鼓点打出了京剧的韵味,功底扎实,业界认为他把均匀密集的鼓点通过人手的演奏,达到了马达一样的速度和精准。

陈佐辉:之前的周末民乐坊,曾经按民族乐器做过策划,比如介绍笙的“笙情款款”,也按照节气策划过。关键是要走普及型路线,和观众互动,还要请指挥和专家来进行介绍。今年下半年已经在构思4场周末民乐坊,初步想法是“东西南北”,从地域的角度来策划。

陈佐辉:潮州锣鼓是很有代表性的锣鼓乐种,它体现了南方人的性格特征和南方温暖、湿润的人文地理环境。潮州锣鼓的艺术特点主要有两个:所有的乐器有固定音高,演奏具有协调性与和声效果,既能体现欢快气氛,又能描述历史故事,对比很强烈;从发展起源来看,潮州锣鼓脱胎于正字戏的戏曲锣鼓,后来与潮剧音乐融合,潮州锣鼓的司鼓者是乐队的指挥者,吸收了武术、舞蹈的元素,用摇槌、摆槌对乐队进行掌控。听潮州锣鼓,也是看潮州锣鼓。以司鼓者为中心,而司鼓者演奏,是以视觉指挥和听觉指挥为一体,用刚柔徐疾的手势引领鼓乐齐鸣。

香港中乐团打击乐助理首席王东演奏的《关山随想》,描述丝绸之路上的大好河山;

不少西方观众听了之后都流眼泪,他们站起来长时间鼓掌,以至于我们要安排4首安可曲目。这次演出增强了我们的自信心,中国民乐完全有实力走出去。

陈佐辉:首先是上世纪80年代我自己创作的《社戏》,潮州锣鼓一般是以司鼓者为中心,领奏整个乐队,此次则是我带着学生和我儿子,三个人一起打。《关公过五关》是很少见的叙事性的传统潮州大锣鼓,结构严谨,具有代表性。另有两个灵巧、生动的潮州小锣鼓作品《画眉跳架》、《狮子戏球》,前者是潮州唢呐领奏,后者是潮州二弦领奏,两者的旋律、锣鼓配乐不太一样,但都很欢乐、形象、愉悦、悠然自得。另外,在上半场的结束,我和朋友们会演奏谭盾和李真贵合作创作的《鼓诗》,这个作品融合了音乐和诗歌,有语言的平仄关系、戏曲的锣鼓音,展现中国汉子稳重、雄浑的性格。

中国音乐学院王以东演奏自己创作的、山东音乐风格的吹打乐《贺喜》;

广州日报:能否介绍一下10月14日音乐会将上演的四部潮州锣鼓乐?

音乐会的尾声是双打击乐协奏曲《光影》,曲子由广东民族乐团音乐总监张列的儿子、新生代打击乐演奏家张啸驰创作,这是他创作的第八首打击乐作品,表现了年轻人对光影的现代性理解。我的儿子陈永浚和他一起演奏,各自操持马林巴、天巴鼓、通鼓、京鼓、锣、镲等乐器,独到地表现了这个曲子。

广州日报:这两年的国乐盛典,总是能在新年音乐会的激烈角逐中突围,大受欢迎。您怎么看这个现象?

越来越多的专业作曲家涉猎民乐创作,因为西方音乐的发展空间有限,而用西方的作曲法来写中国民乐曲目,会有很大空间。中国民乐和西方音乐各有优劣,我们完全不用悲观。

台湾天鼓打击乐团艺术总监李慧的《天鼓》营造一种氛围,通过演奏表达一种祈求风调雨顺的意念;

广州日报:您的儿子和张列总监的儿子都在学打击乐,业内子承父业的多吗?你怎么看打击乐或者说民乐的传承?

陈佐辉:我们是带着去年创作的交响套曲《丝路粤韵》去美国、加拿大演出,中秋盛典的观众以华人居多,演出时台上台下心灵相通。《丝路粤韵》体现了广东音乐的交响化,观众以外国人居多,因为交响乐多是西方创作的,他们感到很好奇。

陈佐辉:国乐盛典能有这么高的上座率,是因为展示了中国高水平的民族音乐,实现了差异化。但任何一个音乐会想要成功,都需要名家、名指挥,同时要保证质量,曲目要符合观众口味,因此一定要做好市场调查。

陈佐辉:目前为止,“打二代”多是学习西方打击乐(以下简称西打)。学民打的同时必须学西打,学西打的则不一定要学民打(民族打击乐),了解一下就行。如今在音乐学院或乐团就职,所有的西打都要会,包括定音鼓、马林巴、颤音琴等。中国打击乐的类型很多,全国有三百多个戏曲乐种,学民打,要学通用的,还要学戏剧锣鼓,至少要学籍贯当地的剧种以及京昆等剧种,同时,还要学西打。可能“打一代”觉得太辛苦了,就要“打二代”学西打了,我觉得很可惜,“打二代”也应该学民打。

广州日报:潮州锣鼓与潮剧音乐关系密切,潮州锣鼓乐的本质特色是什么?

澳门中乐团打击乐首席庄杰派与李畅演奏的《锦鸡出山》是纯铜器打击乐,两对镲两对锣,演奏技巧高超;

陈佐辉:从全国的生源来说,有些民族乐器的生源是很多的,比如唢呐、笙都很普及。有些人认为民族乐器比不上西方乐器,我们承认西方乐器有非常协调的、科学系统的发展,民乐发展的情况很不一样,它是个体性、小合奏,没有比较大型的合奏性。中国民乐的发展才六七十年,相比于西方乐器的两三百年,还比较稚嫩。但我们也不能简单地把高胡对应一提琴、二胡对应二提琴、中胡对应中提琴。

广州日报:周末民乐坊的现场气氛很好。在推广民乐方面,新乐季有什么新打算?

陈佐辉:前两年的国乐盛典,都有粤剧元素,但是年年粤剧也不行,因为观众在调整、替换。今年是汤显祖逝世400周年,请了北方昆曲剧院来演唱《牡丹亭》。今年请的演奏家也是民族器乐的顶级演奏家。王中山演奏《汉江韵》、《打虎上山》,体现了古筝的高超技巧和古典之美;于红梅演奏王丹红创作的、以香妃为题材的二胡协作曲《阿曼尼莎》,优美大气又典雅;琵琶演奏家章红艳演奏的《十面埋伏》,由李复斌编配,版本很有特色。总之,今年的国乐盛典,演奏家颜值高,音乐也很大气。

这场音乐会,前面是中国打击乐发展历史长河中的代表性作品,最后则是现代作品,也喻示打击乐的薪火相传、继往开来,既有多种表现形式,又能与世界打击乐相得益彰。

上一篇:男神讲道理的样子帅到开挂 下一篇:没有了